药材大省,甘肃中药材慎提

昨日,2010年甘肃省中药材生产技术专题研讨暨产业攻关项目工作会议结束,专家提出甘肃中药材深加工、精加工、筹措专项资金、制定优惠政策等观点与本报日前提出的“《欧盟草药药品法案》实施,迫使甘肃中药材走精加工之路”的思考不谋而合。

欧洲是中国中成药主要出口目的地之一,也是中国在亚洲市场之外的第二大中医药市场,这令我们曾经以此为荣,然而面对《欧盟草药药品法案》要求“传统植物药”不能再以食品为名出售的规定,中成药出口将显得难上加难。《欧盟法案》提高了中药材进入欧洲的门槛,实际上在此之前,中成药在国外大都是以“食品”、“滋补品”而非药品上架的。

种植面积全国第一,产值位居20名之后

《欧盟法案》的实施对甘肃中药材的影响是巨大的。尽管甘肃中药材出口欧洲的数量不多。但是受其影响,世界各地,特别是美洲将效法欧洲制定相关阻止中药进口的法令,这在宏观上会形成世界性的对中药材的“阻击战”。这将直接影响甘肃中成药的出口量和价格。

“我省年加工量约为10万吨,占全省药材总产量的20%,加工产值约10亿元。加工企业主要集中在定西市的陇西、岷县、渭源3县和陇南市的武都、文县。据调查,至2009年全省约有27家中药材初加工企业获得国家GMP认证。”在当天的研讨会上,甘肃省经济作物技术推广站负责人介绍说,甘肃现有中药制药企业30多家,中成药年生产规模4500吨,中成药年工业总产值6亿元,占甘肃医药总产值的50%。

《欧盟法案》对甘肃中药材的影响不仅在于中药材出口总量的增减,更重要的是要考虑中药材的发展思路。甘肃总是人云亦云地提出什么“让中药材走出国门,走向世界”的大而空的口号,如果知道中药材在国外是以“食品”、“滋补品”而进入市场的话就不会再提了。这次《欧盟法案》是以“法规”的形式做出明确规定。

“但是,甘肃的中药材产业还存在一些比较突出的问题。”在座谈会上,该负责人话锋一转提出:“我省中药材科技研发、成果创新、转化、应用程度低。”据介绍,我省现有药材加工企业和制药企业普遍规模小,产能弱,加工增值率低,大部分药材仍以原料出售。

在国办47条中,提出把甘肃打造成中国的中成药基地,甘肃要实现这一目标的“软肋”在于中药材的市场化程度不高。深加工、精加工能力不强,市场对接能力不强。甘肃省是全国重要的中药材原产地和主产地,具有种植历史悠久、品种资源丰富、种植面积大等优势,全省现有2450种中药材品种资源,常年人工栽培品种有350余种,大宗地道药材有30多种,尤其是甘肃地产的当归、党参、黄芪、大黄、甘草等主要品种产量占全国的70%到95%,甘肃省中药材年交易量达到18万吨,出口量约占全国的四分之三。有着“千年药乡”之称的甘肃定西市是西北最大、全国重要的中药材加工销售基地,特别是该地独有的气候条件,非常适合药材的储藏,逐渐形成了全国最大的中药材期货市场雏形,被誉为“西部药乡”、“天然药仓”。甘肃省仅定西、陇南市就有中药材加工企业630多家,年加工6.5万吨左右,加工产值达10亿元,形成了一批具有品牌特色的专利产品。如甘肃奇正实业集团、甘肃独一味生物制药、岷海制药、岷当生物工程等企业,已成为初具规模的中药材加工企业。

“2000年以后,甘肃中药材生产面积每年都保持在200万亩以上,位列全国第一,但是全省中医药年产值在全国长期排在20位之后。”在当天的研讨会上,省农牧厅相关负责人也提出,我省中药材产业发展还存在产后加工层次低,转化增值能力弱、现有加工企业主要是产后清洗整理和饮片加工、浸膏提取企业太少等难题。

但从总体看,甘肃中药材的加工能力和加工水平仍然比较低下,这些企业加工的产品大多是初级产品,主要是对大宗中药材进行挑选、分级、切片和包装,缺少产业链条长、技术含量和附加值高、市场竞争力强的加工企业和产品。而让中药材真正变成药品的更是少得可怜。纵观我省中药材变成药品的只有浓缩当归丸、六味地黄丸、贞氏扶正胶囊等几种产品而已。

鑫报报道给甘肃中药材产业提了“醒”

在《欧盟草药药品法案》即将正式运行时,很明显,欧洲的市场已经向国内单一中药材的粗加工关上了大门,原始的“卖原料”即将在欧洲市场行不通。从“卖原料”到“卖产品”的必然转变,已经成为甘肃中药材生产方式转变的必由之路,如何加快探索应对这一生产方式转变的新机制,则成为摆在甘肃中药材产业面前重点突破的课题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